恋爱素描

恋爱素描

1Likes
1Comments
1349Views

1. 恋爱素描

认识文清是朋友介绍的,她不漂亮但清清爽爽、亭亭玉立,这与她的名字很相符。第一次见面是礼节性的,大家围坐在一起侃侃而谈。或许出于习惯我很注意她的言谈,我想她大概也是如此。许多时候我只是在倾听,偶尔发表一点自己的观点,而她则喜欢提问,似乎有很强的求知欲。 第一次的印象不坏,于是我们开始了漫漫征途,不过我们不是在同一个地点起步,而是在两地以各自的速度相对而行。我们很少碰面,而是以书信来代替约会,也许书信是两性接触初级阶段最好的交流方式,我们各自的观点从一开始就袒露无遗。这通常是很少见的,也是别的恋人所不敢做的。有人说爱情是战争,这至少对男人来说是这样。我想男人的征服感源于战争,所以只有男人才能发动战争。 我常常在想我们的爱情源于书信,所以一切都是纸上谈情。在书信来往的同时,我们几乎固定在一段时间里见面,我从我的城市赶过去,然后我们在那种不怎么起眼的小饭馆里用餐。尽管环境不太理想,但是感觉还是恋人心中的那种激动。面对面的时候很少有唇枪舌剑,大部分时间是我在夸夸其谈,她只是安静地倾听,女人的温顺在微热的醉意中一览无遗。有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无法进入那种温暖的、砰然心动的状态中,即便是面对面安详地坐在小酒馆里,更多的时候我们就象一对迷路的孩子,相互寻求一种寄托。 那时候我总是充满信心,尽管征服的过程非常艰难,但是我把这看成忍辱负重的使命,似乎这世界上注定只有我才能拯救她的灵魂,而我便是她的耶稣基督。 我的努力并没有起什么太大的作用,对于一个曾经有过沉痛经验教训的女人来说,安全是头等大事。文清便是这样的女人,她是一只曾经受过惊吓的兔子,面对诱惑只是惶惶地注视而不敢越雷池半步。我们便是在这种胶着状态中交往。没有人知道今后会怎样,就连我们自己也没有答案。但是亚君最清楚,她是文清的同学,我朋友亚杰的妹妹。她总是力主我们的事,并且为我们设想了前程,铺好了红地毯。 事情总算有了转机,我们之间的感情好象也有了一点眉目,至少文清不再闹她的平等。在她眼里我高高在上,即使她不能上来也要把我拉下去。对于这种类似极端女权主义者的行为我并不在意。面对爱情,我已经做好了马拉松的准备,那时候我对自己的耐心和意志毫不怀疑,唯一要做的是如何从书信中摆脱出来,太少的接触使我们变得松松垮垮、毫无激情。 好事多磨,取代信件的并非两人的接触,而是现代通信媒体——电话,它把我们连在一起,虽然我在这头、她在那头,却可以直接听到对方的声音,哪怕是一点轻微的呼吸声。对我来说,这是进步,毕竟能让我听到她的声音,这样便可以凭着语气判断我们处在何种阶段。这让我兴奋不已,同时也伤透了脑筋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电话费增加。不过,我们的接触随即开始增多,无论在电话还是面对面,两人逐渐消除了隔离感,唤醒了关注对方的注意力。那时,我常常无缘无故地走神,盘算着什么时候和她见面,世上恐怕没有比和恋人幽会更幸福了。我的乐观主义使前景一片光明,我甚至设想好了让她大吃一惊的场面。我的激情总是在她不在的时候爆发,不知为何情欲总是在不可及的社会达到顶峰。 我们恋爱了,真正意义上的恋爱。她让我放慢脚步好让她有时间赶上来,也许她以为危险期已经过去。我总算有机会牵着她的手,虽然汗津津却依然紧紧相挽。我们已经不再在那种嘈杂的小酒馆里约会,而改在环境更好一点的公园和咖啡馆里。夏季的夜晚更容易沉醉在日益渐浓的爱意中,我们几乎找不到合适的场所。 我开始邀请她到我这里来,即使一个晚上也可以,她既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,她不想轻而易举地让我得手,用她的话来说她不想让她的智商掉下来。她是一个聪敏的女人,总是与我保持距离,她想证明她是独立的,而不会依附于别人。这正是我所欣赏的,也是我瞬间坠入爱河的原因,与此同时我也感到胜券在握。似乎从这以后她对我一波接一波的攻势感到吃惊,我的得寸进尺让她难以抵挡,既无法拒绝又不能允诺,这几乎是一场追逐战。 追逐是一种游戏,或许会制造出许多的快乐、来自感官的刺激,它让你无休止地下去,一遍又一遍直到筋疲力尽。我是这场游戏的主角,而她便是导演,当危机四起的时候,她总是巧妙地绕过去。终于有一天我得到了真正意义上的机会。那是一个春意盎然的夜晚,我们在一个公园里有了肌肤上的接触,确切地说是我对她的肌肤有了接触。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地进行,她那条薄薄的连衣裙根本无法阻挡我的手指的进入。过了第一关,她已经全面崩溃了,任凭我的手在她的肌肤上游离。我根本就没有给她拒绝的时间,我知道只有迅速长驱直入到她的最隐秘处,她才会放弃抵抗。她已经无力抵抗,软软地靠在我怀里,我的手指点燃了她的情欲,使她不由自主地扭曲身体来配合我的爱抚。那一晚的风似乎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,暖暖的空气更容易让我们沉浸在湿漉漉的兴奋中。她终于答应来看我了,这几乎让我忘乎所以。 我们成了热恋中的恋人。她已经不再提防我的侵入,而我则象一个顽皮的孩童不断地进入她的领地,好象在探索什么。她到了我的城市来看我,这一次我们可以面对面直视对方的身体,但是她总是不太愿意我的目光在她小小的乳房上过多地停留,她宁愿让我的手去握住它们。她喜欢被抚摩时的快感,就象一只温顺的猫不时地发出满足的呻吟。当然她并不甘心总是扮演配角,只要我给她机会她便会掌握主动权,她用百般温柔和缠绵使我一败涂地,我以为我们永远不会分离。然而往往在感情最高处的时候危机已经悄悄来临...... 随着高潮的退却,我一直被一种惶惶不安的气氛所笼罩。不知为何,我几乎不断地给她打电话,内心的浮躁使我噩梦不断。然而一切风平浪静,我们在电话里再也找不到曾经有过的那种感觉。尽管我试图能力去改变但是这已是徒劳,我的心仿佛掉入了冰窟。也许我永远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,突然之间一切的激情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她不再给我写信,而且电话也越来越少。起初我仍然平静地面对这一切,但是渐渐地我嗅到了其中的不妙,我感觉到遇到了对手。也许我不是一个好斗者,所以我只能平静地接受现实。国庆节的时候我去找她,至今我依然记得当时的情景,一样的小酒馆,一样的天空。这是我们最后的晚餐。那一晚天很黑,那一晚更多的是沉默,那一晚我已手足无措。今后我们到底会如何?我望着黑幕般的天空,只能用叹息来回答她的问题。的确,我明白事情不太好,也许是很糟。我的感受真真切切,只是难受。我知道已经到了结束的时候,我不愿意坐以待毙,所以我告诉她尽管我三、四天的假期但是我打算返回我的城市。她明白我的意思,只是默默地看着我。我没有象以往那样送她回家,只是默默地注视她渐渐远去的背影。我知道爱情结束了,以它特有的速度到来和离去,没有人能够阻止。在这瑟瑟秋风中,尽管我们没有争执、没有怨言,但是我们的关系已经名存实亡。 接下去的冬天显的死气沉沉,我已经不再对她描述那些美丽的爱情故事,也不想过多的关注结果。我只是希望有一个明确的答案,但是什么也没有。圣诞节前我给她寄了一张卡,我开始做新的打算,我不想这样耗下去了。爱情是美丽的,但是她已经不属于我。面对抉择,我竭力抗拒来自内心深处的的痛楚,我知道我将重新独自度过那些漫漫长夜,我的感情应该就此凝固。我们没有再见面,就这样我们结束了为时一年的爱情,也许这是一段莫名其妙的爱情。卡夫卡说:你拿女人当回事你就输掉了;你不拿女人当回事实际上女人就输掉了;而如果你为了战胜女人而故意不把女人当回事,你又输掉了。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赢家还是输家。  

Join MovellasFind out what all the buzz is about. Join now to start sharing your creativity and passion
Loading ...